江上数峰青

EC初心,锤基真爱,幽灵船意难忘,抱紧虫绿哈德冷圈

ME|马小札,加油!(BA文)中

刷标签看不到自己,还以为不小心触发到啥敏感词,看来比较像是老福特抽了一下风,我还特地百度了图链怎么做,心累。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TBC

预告:看着被子上露出的一头凌乱的卷毛,外加另一头更加凌乱的棕毛,达达愣住了,默默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上了The Facebook,配文“官宣♡”,然后哈佛校园网再次成功崩掉了。

虫绿|金庸冰窖梗(下)

逻辑已死,大家看得开心就好,不要太较真。

Peter第二天醒来,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用他理科生的大脑思考着哲学的问题,如果这真是一场梦就好了。如果这真是一场梦,那到底是他梦到了我,还是我梦到了他?

没想多久,反派又送饭来了。小蜘蛛终于对他说了这么多天来的第一句话:你要那个公式来干嘛?

反派说,为了救人。

小蜘蛛很无奈,难道你没有听过康纳博士的事吗?那个公式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出事的。

反派只留下一句“尽人事,听天命”,就转身离去了。

离开冰窖后,反派心想这都连续两晚了,这两人都抱得跟八爪鱼似的,怎么什么都没发生,难道蜘蛛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不管了,今晚再试最后一次。

今晚,小蜘蛛难得失眠了,他把冰块都数到第一千零一块了,还是没睡着。这时他听见冰窖的门传来了一些动静,于是赶紧翻过身装睡。默默听着毛毯放下后门又关上的声音,然后Peter转过身来,他没有第一时间掀开毛毯,而是先对着毛毯轻声问:是你吗?回答他的只是平稳的呼吸声,但Peter知道就是他,他已经记住了他睡觉时呼吸的频率和身上的味道。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掀起毛毯的一角,像是里面裹着的是什么易碎的宝贝,风一吹就没了。

可这次他刚把毛毯掀开,Harry就醒了。Peter笑着问,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Harry答道:我本来想着今晚不睡了,可是实在忍不住,刚睡着一会,怎么一睁眼又到这里了。

Peter打趣道:大概是因为你想梦到我吧。说完准备好小少爷跟他发脾气说鬼才会想你,自恋狂,说不定还会扯他的头发。

可是Harry却短暂的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我可能真的有点想梦到你,而且我现在好像有点开心见到你。

Peter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心软的一塌糊涂,伸手将Harry搂进了怀里。Harry也抱着他,两个人四目相对。Peter看着Harry灰蓝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分外可爱,笑着问他:你怎么还不睡?

Harry眨巴眨巴眼睛说:我怕睡着了你就又不见了。

Peter答:可是我已经在你梦里了。

Harry争辩道:不一样的,睡着了之后会在梦里见到你,可在梦里睡着之后,醒来你就不见了。

Peter又被他逗笑了,问:那你要怎样才肯睡觉?

Harry翻身压着Peter,把下巴搁在Peter胸口,笑着说:这里实在是太冷了,或许我们做些运动,暖和了,我就睡着了。

Peter笑得更厉害了,故意逗他说:在这个冰窖里?两个男人可以做什么运动?说完,Peter等着Harry的下一步动作。但Harry却只是趴在他胸口不动了,闷闷地说:你不想做就算了,装什么傻啊,还蜘蛛侠呢,一点胆子都没有。

Peter捧起Harry的脸,轻轻把吻印在他的唇上,用沙哑的声音说:好吧,看来我要努力为自己蜘蛛侠的身份证明了。说罢,翻身压住了Harry,还伸手脱掉了Harry的上衣,Harry胸前的两点红缨因为寒冷已经立起来了,Peter挨个亲吻,试图用口腔的温度去温暖他。Peter感觉到了Harry的心跳,跳的很快,让他的心跳也加速了不少,于是Peter就更卖力的在那胸膛上留下痕迹。Harry揪住Peter的头发,佯怒道:你别光啃这,我快冷死了。Peter抬起头看着他通红的耳尖,伸手将毛毯扯过两人头顶。

世界顿时一片漆黑。Peter一边细细的啄吻着Harry的脸一边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Harry想了想,说:可是你只告诉我你是蜘蛛侠,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啊,你可以告诉我吗?

Peter一路向下亲吻,答道:不行,你要是知道了我的名字会有危险的。

Harry努力压抑着用正常的语调说:那我也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要不你就叫我Green Goblin吧。

Peter笑了,呼吸喷洒在Harry大腿内侧,弄得Harry一阵发痒。Harry恶狠狠地说道:笑屁啊,反正比蜘蛛侠好听。

Peter也不想跟这个大脾气的小少爷争辩,便低头卖力干活了。

冰窖里便只剩下一片旖旎。

反派过来的时候,Peter坐在床上,怀里是用毛毯裹着的Harry,裹得紧紧的,只露出一张小脸。

反派问:你想留下他吗?

小蜘蛛只是摇了摇头,一句话都没说,默默地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

反派无奈的笑笑:看来我这一趟是做了白用功啊。说罢便用针剂枪将Peter弄晕,扛起Harry离开了冰窖。

Peter醒来后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努力回忆起抱着Harry的感觉,大概昨晚是最后一次抱着他了吧。

突然,从冰窖门口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Peter惊坐起身,与此同时,冰窖的大门被炸开了。Peter看见Harry穿着一身绿色战甲,踏着滑翔机正与人打斗。Peter突然想起以前在一部中国电影中看到过的一句台词“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时刻,踏着七彩祥云来嫁给娶我。”

Harry回头看见Peter傻愣愣的坐在那里,气得大喊:还不快过来帮忙,我快顶不住啦!

Peter闻言赶紧冲上前去帮忙制服反派,边打还边问: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Harry闪身躲过一个攻击,怒冲冲的答道:你当我三岁小孩啊,还睡梦天使,老子在自己身上安了GPS,查到了这。我告诉你,没有人可以在睡完老子之后还能拍拍屁股走人!没有人!

终于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打斗,两人联手制服了反派,只是身上也挂了不少彩。(人家不会写打斗场景,只好跳过了)

后经警察调查反派原是康纳博士至交,为了使康纳博士恢复原状,一直从事跨基因研究,并成功将自己身体强化,可却一直找不到复原的方法,才铤而走险绑架蜘蛛侠。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此刻,我们小蜘蛛在站在绿魔滑翔器上,在背后搂着小绿魔,飞翔在纽约市上空。

Peter问: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Harry答道:想要知道我的名字。你要先回答我三个问题。第一,你生平最开心的地方在哪里?

Peter回答:是在一个冰窖里。

Harry又问: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Peter回答说:有啊,他是我梦里的人,是个怕冷的坏脾气小少爷。第三个问题是什么?

Harry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你的名字是?

“Peter·Parker,你呢?”

“Harry· Osborn”

FIN

反派:明明是三个人的文章,我却为何不能有姓名。

ME|马小札,加油!(BA文)上

OOC预警,之前的脑洞扩写,新人写文,欢迎提出指导意见。

    马小札,一个致力于怼翻校园黑恶势力但其实在众人眼中他才是校园黑恶势力的神奇宅男Beta。

    鬼知道这货从小是有多缺爱,才导致了长大后比丁小基还变态,日常怼天怼地怼空气。但被他怼过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黑历史第二天被铺满整个校园网,只好私底下一起许愿能有个alpha能够英勇献身,教这个宅男beta做人。正所谓,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终于有一天,正当马小札在犹太兄弟联谊会上又开始进行无差别攻击,还把炮火烧到了小可爱达达身上的时候,我们英勇的花小朵站了出来。

    “嘿!你这么说话也太伤人了,请尊重我的朋友。”边说花小朵边走到马小札身后摁住了他的肩膀。马小札怼得正爽,突然被人打断了,烦躁的回头,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过来找怼!哦乎~(✪ω✪)

    正当围观吃瓜群众都暗暗期待这位勇士alpha能够成功推翻校园恶势力而激动得眼睛都不带眨的时候,发现这两人已经对视了好久了,围观群众眼睛都睁酸了,这两人还是保持着开始的姿势一动不动。

    达达小天使终于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头,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拉着花小朵说:“他是我舍友,他这人平时说话就这样,我都习惯了,算了算了。”又转过头去跟马小札说:“这是我同系的学长,他家是巴西黑帮,你别惹事了,回头他一通电话就有十几个人过来砍你。”(花小朵: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巴西黑帮?马小札立马脑补出花小朵踩着乱世巨星的BGM,带着一帮穿着黑西装的兄弟在校园内兴风作浪,到处收保护费的场景了。很好,你是第一个敢反驳我哈佛马傲天的人,也是我见过最大的校园恶势力,我记住你了,你等着吧。马小札嘴角扬起了一个像素点大小的微笑。

    花小朵,一个致力于澄清自己真的不是巴西黑帮扛把子的温柔Alpha。

    花小朵在达达口中得知了马小札其实是个好人,见到任何不公平的事情都会仗义执言,不过因为是无差别攻击,经常会顺便把被欺负的那个人也一起怼了,从而导致自己除了舍友之外没什么朋友,而且因为马小札也没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所以信息素失调,导致脾气更暴躁了。花小朵的alpha英雄主义使他心中不禁升腾起一阵对马小札这个宅男beta的怜爱,哦~多么可怜的小卷毛啊,明明是个好孩子,却因不善表达和打扮,却擅长怼人而交不到朋友还找不到伴侣,我一定要帮他一把。于是花小朵就成了柯克兰H33的常驻人员,每天日常喂小卷毛吃东西,劝小卷毛多休息,帮小卷毛收拾卫生,还有帮小卷毛介绍朋友耍。

    对此,小卷毛表示这个花小朵一定是打算先让我放下戒心,再趁机要我小命,我早就看穿了,但我按兵不动,先看看你想干嘛,再找机会反击,绝对不是因为你笑起来很甜,也跟你的锁骨、细腰和大长腿毫无关系。还有,让我吃东西、休息和帮我搞卫生都能接受,但介绍朋友就算了,我最讨厌黏糊糊的Omega和无聊的beta了(马小札表示beta里面除了我都很无聊),我也不想被alpha睡,你就不要白费心机了。

    而达达对此表示我才是花小朵的直系学弟,为什么他不给我介绍几个朋友,连投喂和搞卫生都只是顺带,早知道当初就不帮马小札说好话了。

TBC


虫绿|金庸冰窖梗(中)

Harry很心塞,睡着睡着觉突然浑身发冷,感觉就像被人塞进了冰箱,还好旁边有个暖暖的东西可以抱着,可Harry还是觉得冷,只好更努力的把身体贴近热源,还把腿都抬上去了,还不住地念叨:我明天要扣管家工资,这空调怎么调的,冷死了。

Peter见他的耳朵尖都冻红了,就抓起他的手呵气,再用力抱紧了一些,轻声问:还冷不冷。

Harry睡得迷迷糊糊的,只一个劲的把头埋进Peter胸膛,没注意到自己抱着个活人,也没听到Peter的问题。

Peter也不在意,只是尽力用体温温暖怀中的人。

Harry慢慢暖和了起来,便慢慢平稳的睡去了,还睡得舒服了还在Peter的胸膛蹭了蹭。Peter觉得脖子被他的头发蹭得有些痒,不禁轻笑出声。Harry感觉到他胸膛的震动,又有醒转的迹象。Peter只好屏住呼吸,生怕吵醒了他。

Harry睡久了,觉得有些闷,便往上钻了钻,唇轻轻滑过了Peter的脖子,又沉沉睡去。

Peter却被弄得心脏一通狂跳。一定是关在这里太久没有见过别人了,心情才会这么激动,一定是的,钢铁直男蜘蛛侠如是想到,睡觉吧,睡着了就不会这么激动了。

然后,他就真的睡着了。

等醒过来的时候,怀里的人连同毛毯一起消失了。

难道我昨晚是在做梦?也太有真实感了吧?而且梦也该梦到美女啊,这个男的是咋回事啊?小蜘蛛想到头秃。

这时反派给他送饭来了。小蜘蛛继续执行保持沉默的应对方案。反派也不开口,就这么看着小蜘蛛,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对峙。一个小时过后,反派终于开口了,却不是逼问公式,反而问了小蜘蛛,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

小蜘蛛当然想问昨晚是怎么回事,可是见反派一副老神神在在的样子,生怕中了他的陷阱,便还是什么都没说。

反派也不在意,拍拍手就出去了。

Peter今天一整天都在想着昨晚那个男生,本来打定了主意,今晚不睡了,看反派搞什么幺蛾子。但无奈关着的这段时间形成了良好的生物钟,而且一个人实在太无聊了,最后还是没忍住睡着了。睡着睡着突然又感应到了身边放下了某样东西,睁眼一看,又是昨晚的毛毯,毛毯里还是裹着一个人。

Peter轻轻掀开毛毯,心中默念,一定要是昨晚那个人啊。小蜘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也没在意。打开毛毯一看,果然是他。Peter轻轻地把手放在Harry的脸上,暖暖的软软的,带着一丝冰窖的凉气。

Harry此时却悠悠的说了句:我怎么又做这么奇怪的梦了,空调又坏了吗,你谁啊?

Peter没想到他居然醒了,只好胡编了个身份:我是你的睡梦天使蜘蛛侠啊。

总不能告诉他,他是被一个邪恶的反派抓来的吧,回头把他吓着。

Harry沉默了一会,便笑出了声:蜘蛛侠拓展业务了?不仅守护纽约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现在连睡眠质量都要管了,真是兢兢业业啊,你忙得过来吗?

Peter也被逗笑了,凑到Harry身边说道:没有,我只是你一个人的睡梦天使,工作量不大。

Harry伸手搂住他,凑在他耳边说道:那你这个睡梦天使也太不合格了,把我的梦弄得这么冷,而且居然都没有酒、派对和法国超模。

Peter也回抱了他,答道:我是新上任的,还不熟悉业务嘛。那你要我给你变个法国超模出来吗?

Harry又笑了,突然把手轻轻放在Peter脸上,从额头开始往下摸。Peter愣住了,一动不动,只盯着Harry。

Harry一边摸着,一边说:不用了,你抱着挺舒服的,而且那些超模太麻烦了。

Pete松了一口气了,原本还想着要是他当真了,真的要他变出法国超模来,可怎么办好,难道要换女装吗?这里也没有变装道具提供啊。

Harry从Peter的额头摸到眉毛,又沿着鼻梁摸到嘴唇,下巴。笑着说道:你长得还是挺符合本少爷审美的,就是眉毛粗了一点,都快成一字眉了。

Peter的心又开始有加快的趋势了,催促Harry说:快睡吧,良好的睡眠质量是健康的第一步,睡眠不足会导致黑眼圈加重和脱发的。

Harry闻言一把掐住了Peter的脸,恶狠狠地说道:脱你个头,老子的黑眼圈是老子的特色,你懂个屁啊!说是这么说,但Harry最后还是乖乖听话的睡着了。

Peter凝视着Harry的睡颜,心里不禁感叹,明明睡着的时候像个小天使,怎么醒来就变成小恶魔了,果真是人不可貌相。Peter这么感慨着,接着也随着Harry一起睡着了。

TBC

我怎么还没写完(;´д`)ゞ

虫绿|金庸冰窖梗(上)

OOC预警,私设众多,两人不认识,加菲虫和涵涵绿

小蜘蛛被人关在冰窖里很多天了,没有人跟他说话,他快憋死了,所以他学会了自己和自己聊天,聊得挺开心的。

等他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的时候,那个把他抓来的反派终于露面了,问他,肯不肯交出零衰变公式?

小蜘蛛打不过这个反派,也逃不出这个冰窖,只好使用了一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保持沉默!

反派威逼不成,只好利诱,小朋友,你要是交出公式,我就把纽约最美的美女格温送给你哟。

我们的纽约好邻居当然义正言辞的保持沉默摇头拒绝,摇得头都快掉了。

可反派他是一个坚持不懈且聪明机智的反派,所以他想出来一个好主意。

半夜,等到小蜘蛛自己聊天聊累了睡着了以后,反派悄悄扛着一个毛毯放到小蜘蛛身边。小蜘蛛懒得理他,继续睡。但反派放下毛毯后却什么都没说就就离开了冰窖,反派心想,没想到蜘蛛侠居然是弯的,看来我只好偷来纽约最好看的男孩子了,我就不信你给我公式。

小蜘蛛睡得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反派刷什么阴谋诡计,都关了他这么多天了,现在才送毛毯来是不是太晚了?算了,有得盖好过没得盖。

小蜘蛛一碰到毛毯,就发现里面居然裹着一个人!还是热乎乎、香喷喷的!居然真的来色诱,开什么玩笑,我是那种见色起意的超英吗?于是正直的小蜘蛛翻过身去继续睡了,打定主意不碰那个毛毯。

谁知,毛毯里裹着的人醒了,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可怜兮兮地说:好冷啊,制冷系统坏了吗?

妈耶,是个男滴!虽然声音很好听,闻起来也很香,但我们钢铁直男蜘蛛侠还是深深质疑了一下反派的智商。

受好奇心驱使,我们小蜘蛛还是掀开了毛毯的一角,借着冰窖里微弱的光,看清了那个男孩子的脸。软软的金棕色的头发覆在额前,脸蛋白白净净的,就是黑眼圈有点深,但在他的脸上确形成了一种奇妙的融合,有种特别的吸引力,还有因为侧躺着的原因微微嘟起的嘴,显得格外可爱。

小蜘蛛突然反映过来,自己差点被反派送过来的糖衣炮弹迷惑了,盯着人家的脸看了好久。于是赶紧甩了自己几巴掌,并警告自己,我蜘蛛侠就是用头撞冰撞死,死这里,也绝不会向反派屈服的!

因为Peter把毛毯掀开了,Harry更冷了,隐隐感觉到附近的热源就挪了过去,伸手紧紧抱住了Peter,嘴里喃喃的说道,冷死了,冷死了。

Peter本想推开他,但想到身为纽约好邻居,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冷死,只好回抱了怀中的人。

Peter,你只是帮人家取暖而已,Peter对自己说道,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能出什么事?就这样过一晚,明天再叫那个反派把人送回去,我可是宁死不屈的小蜘蛛,他不要再枉费心机了!是的,就是这样。

诶!这位朋友你抱归抱,你别把腿也放上来啊!小蜘蛛心里苦。


TBC   下章 真香警告

本来是开给ME的脑洞,我却写了虫绿,我真是个善变的女人,第一次写文,请多包涵。

想看有着最黄暴的气氛,却谈着最纯情的恋爱的锤基

    看多了锤基的豪车,突然好想看看,被众人误以为已经连娃都快搞出来了的锤基二人,其实私底下比盾冬还纯情,是连拉手手都会害羞,整个脸都是红红的小王子,连接吻都不敢。然后就演变成:
    锤哥:我害得底迪嘴巴痛痛了(其实是吃太多炸鸡口腔溃疡)有什么药可以用吗?
    众人:大锤你太过分了!(脑内开车)
    锤哥:无辜.JPG
大概这样感觉的文,有太太写过吗?有吗?有吗?

想看金庸版本ME

就坏人把马总关在冰窖里,逼他交出一段很重要的代码,马总不肯。坏人就使出美人计,每晚半夜把花朵用毯子裹着送到马总身边,然后怕冷的巴西小公子迷迷糊糊就往马总怀里钻,然后就酱酱酿酿了。睡了半个月后,马总离不开花朵了,但坏人不送花朵给马总了,除非马总交出代码。
一边是重要的代码,一边是香香软软的花朵,马总该何去何从啊!
我负责客串坏人的帮凶去偷花朵(´。✪ω✪。`)

广东人民表示今天的雨好大,比加州雨夜的雨还大,珍爱生命,抱稳达达

求文

请问有BA文吗?
就是那种《震惊!身高腿长的alpha花朵居然被一米七的宅男beta推倒了!》
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